【大路说长征】第五集 坚定方向 决策灵活成就胜利

2016-10-200阅读0

  央视网消息:继续长征特别报道。红军长征辗转各种崎岖小路,最终迎来了中国革命的光明大路。《大路说长征》,红军战士大路,带领大家重返长征现场,探寻长征胜利的深层原因。

  其实在长征开始之初,中央红军的目标并不是陕北,而是湘西。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中央红军改变原计划,走向陕北呢?

  大家好,我是红军战士大路,大路说长征,说说长征为什么能赢。

  1934年11月28日,红军总司令朱德给中央红军各部队发出了渡过湘江,并坚决击溃敌人各方进攻的战斗命令。

  说起湘江,很多人可能会觉得它在湖南,因为“湘”是湖南省的简称。但事实上湘江源头和上游都在广西境内,湘江战役就发生在这片地区。

  来看这幅战役图,你发现没有,当时红军多个兵团的兵力在湘江东岸几乎围成了一个几十里长的通道,目的就是为了让中央红军的非战斗人员,也就是军委纵队免遭敌人袭击、顺利过江。但是,军委纵队负重太多,就连印刷机、X光机都拆了背在了身上。他们走得太慢了,慢得一天一夜只走了二十公里,慢得让这条安全通道在那静静地等了整整三天。

  通道的里面,是碧波舒缓的寂静江水,通道的外面,是日夜不断的密集火网。要知道,当时敌人的兵力是中央红军的5倍啊。

  虽然阵地已成一片焦土,但是红军依然在顽强作战,指战员们在用最后一口气和最后一颗子弹御敌于过江通道之外。

  主帅无谋,累死三军。湘江战役之后,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万多人,锐减到3万多人。可以说,这场惨败,让红军指战员对博古和李德奉行“左倾”教条主义越发不满,他们不得不做出改变。

  于是,在后来的通道会议和黎平会议上,中央红军究竟向何处去,成了争执的焦点。博古和李德认为,长征出发前定下的计划是到湘西跟红二、红六军团会合,所以坚持要执行原计划。但是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则认为,湘江一战战斗力损失大半,敌人又已经在前往湘西的路上设下重兵,如果不改变路线,那谁都无法保证中央红军的前景。说白了,这是一场保守与突破的争执。

  经过激烈交锋,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终于改变了中央红军的走向,决定西进贵州。

  而在此后的长征中,中央红军的去向还经历了多次调整:遵义会议,决定北上渡过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并且解除了博古中央总负责人的职务;两河口会议,决定继续北上创造川陕甘苏区根据地。

  如果说,中央红军的决策改变是顶层设计的改变,那么红25军的行动调整,就是典型的基层探索。红25军原属红四方面军,他们于1934年11月独自开始长征。

  他们先是吸引敌人,以减轻红军主力部队的压力;后来又主动在西兰公路两侧以接连不断的战斗,等待党中央和主力红军整整十八天;最后他们又自己决定前往陕西延川,跟红26军、27军会合。

  这一个个决定,都是在红25军与中央失去联系的情况下做出的,这使得他们成为中央红军的开路先锋,并为红军乃至中国革命最终能在陕北立足,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到这可以看出,中央红军在湘江惨败之后,逐渐表现出极强的灵活性,方向不对就调整方向,路线错误就调整路线。而整个红军在北上抗日这个战略目标的指引下,以对中国革命的忠诚,步步为营,并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他们不仅有精彩的顶层设计,也有积极的基层探索。甚至可以说,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的完美结合才成就了长征的最终胜利。

  到今天为止,我们的特别节目《大路说长征》就全部播完了。节目聚焦了长征路上的人才政策、民族政策、革命的理想信念、队伍的凝聚力,以及决策的实事求是。虽然这些并非长征胜利的全部原因,但是它们无疑是长征路上熠熠生辉的光彩篇章。长征,在绝路中开拓生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为什么能迸发出那样的创造性和先进性呢?说到底,因为不突破就无路可走的强烈危机感。今天的中国,改革任务的艰巨,不亚于战场突围;国际竞争的激烈,也丝毫不比部队急行军逊色。所以我们依然需要那种危机感,需要那种为了理想信念、为了人民的利益,不畏牺牲、一往无前的长征精神。(文:曹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