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思|残奥健儿载誉归来 残奥第一,生活赛场第几?

2016-09-210阅读0

  在第十五届残奥会上,中国体育代表团残疾人运动员赢得107枚金牌、81枚银牌、51枚铜牌,打破51项世界纪录,连续4届残奥会位居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位,这也成为残奥会历史上单届获得金牌数最多的国家。

  坐在轮椅上的马拉松

  2016年9月19日,巴西里约,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的32岁中国选手邹丽红,向世界证明,即使是坐在轮椅上,也能在田径赛场上飞驰。

  里约残奥会女子马拉松T54级冠军 邹丽红:后面我就是腿呀各方面麻得抽筋,抽得不行,然后在后面调整,一边调整一边跟着队伍。

  跟奥运会马拉松一样,42.195公里的赛程,对于邹丽红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经验和能力的欠缺。但邹丽红在最后时刻全力冲刺,终于拿到了个人的首枚残奥会金牌,也实现了中国轮椅中长距离的历史性突破。

  里约残奥会女子马拉松T54级冠军 邹丽红:感觉今天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感觉特别的激动。

  断臂男子50米自由泳

  因为双臂残缺,接过吉祥物时,只能夹在肩膀和下巴中间,站在里约残奥运会最高领奖台上的游泳选手许庆,还是面露微笑。但这位不到24岁的河南小伙子,已在四届残奥会中夺得十块金牌。

  里约残奥会男子50米自由泳S6级冠军 许庆:运动带给我们运动员很多像精神上面的优点,让我们更开朗啊,更快乐,更积极啊,融入正常人的社会里面。

  右肩后方,一个小小的鲨鱼刺青的许庆,跃入水中,他的右臂就像螺旋桨一样,驱动身体急速前行。许庆,在6岁那年因为一场车祸失去了手臂,自从他选择了游泳后,在平时的训练中也用尽了“洪荒之力”,游进了奥运赛场。但游泳给他的,不仅是成绩,更是直面人生的自信。

  中国盲人足球队

  他们看不见,但仍可以戴上眼罩,在场上奔跑、带球、射门,足球就是他们黑暗中的阳光。五人制盲人足球比赛,足球里面装了响铃,盲人球员只能靠耳朵来辨别球的位置。

  1比0胜西班牙队、2比0胜墨西哥队、半决赛1比2被巴西队逆转、小组赛和铜牌战两次点球惜败于阿根廷队。在里约,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最终夺得第四名的成绩。虽然没有登上领奖台,但他们依然是绿茵场上的英雄。

  中国盲人足球队队员 王周彬:虽然大家努力了,还是有点小遗憾, 就是没把这场比赛拿下,有点小遗憾。

  中国女子坐式排球

  盛玉红,今年45岁,作为绝对核心,带领中国女子坐式排球队在本届残奥会上勇夺一枚银牌。赛前每天接受七小时高强度训练,臀部要在地板上不断地磨蹭、移动。她和队友们,是“女排精神”的另一面旗帜。

  中国女子坐式排球队运动员 盛玉红:很多运动员臀部都已经磨了厚厚的一层茧子了,训练裤特别费,有的时候一个月能磨破几条裤子。

  女子盲人柔道

  李丽青,女子盲人柔道48公斤级冠军。过去这一年中,她先后踝关节骨折、十字韧带断裂、髋关节脱落,经过治疗,她最终还是走进了残奥会的柔道馆。

  盲人柔道女子48公斤级冠军 李丽青:教练跟我们说过,站在这块垫子上,就一定想着站在最高的舞台上,升国旗奏国歌。

  左臂残缺跑马拉松

  李朝燕,在里约残奥会最后一个比赛日,刚刚收获一枚马拉松金牌。残疾人去完成正常人都很吃力的马拉松比赛,往往需要吃更多的苦。

  残奥男子马拉松冠军 李朝燕:因为距离很远,训练跑一次要恢复好久,跑的话很容易受伤,我的脚经常各种伤病,一直缠身。

  包括盛玉红、李丽青、李朝燕在内,300多名残奥选手经过顽强拼搏,获得107枚金牌、81枚银牌、51枚铜牌,奖牌总数239枚,中国代表团取得了参加残奥会以来的最好成绩!

  轮椅上的击剑队

  本届残奥会,中国代表团拓宽了获奖面,比如轮椅击剑,就是一项具有相当技术含量的项目。中国轮椅击剑队夺得9枚金牌,17枚奖牌,75岁的教练庄杏娣功不可没。

  穿黑色衣服的为教练庄杏娣

  中国轮椅击剑队教练 庄杏娣:我干完这一届,说句心里话,我不可能再继续干了。

  2002年,61岁的庄杏娣再度出山。除了指导击剑,她常常为队员们做饭、心理辅导,因此她也被队员们称为“教练奶奶”。十几年间,庄杏娣从零开始,搭建班底,选拔“好苗子”,对于一点基础没有的孩子,手把手传授技术;发现和培养了一批像叶如意这样的世界冠军。

  轮椅击剑运动员 叶如意:我记得我第一天到训练场上的时候,庄指导给我们就说了一句话叫“剑如其人”。

  科学训练 让残疾运动员感受到阳光

  中国残奥代表团团长 张海迪:发现了好苗子,那么我们就把他们有时候就集中起来进行科学训练,重要的不是集中在北京训练,我们现在有16个省市建立起来了残疾人训练中心,有这么好的体育设施那么好的条件,再一想我们残疾人运动员能够得这么多奖牌就一点也不奇怪了。

  几天前,新华社发表一篇题为《金牌背后的“天使” 揭残奥中国医疗保障团队》的文章,文章列举了医疗团队对于代表团照顾的方方面面,比如饮食调整、赛后恢复,赛场中伤病的及时救治。代表团首席医疗官李建军在接受采访时说,比赛期间的保障,只是残疾人运动医疗保障的一小部分,基础还是日常训练生活中进行长年累月的康复。

  其实在夏季奥运会上,我们在金牌榜上已经落到了第三的位置,但是在残奥会上我们依然,而且更快、更高、更强,为什么?

  残疾人体育运动专家 华清滂:我认为这个,因为咱们国家富强了嘛,残疾人体育这一块,各方面都加强了,尤其硬件设施。现在全国残疾人体育中心纷纷建立,这是很关键的问题,残疾人他会集中训练,而且可以系统训练。再一个就是说现在工作规范化了,现在不仅全国运动会开了九届,而且每年都有单项锦标赛,这起到了一个杠杆作用,调动各省市的残疾人体育工作。另外教练队伍加强,教练队伍原来可能都是三线四线的,或者是咱们自己培养的。现在一、二线的教练都加入了,比如庄杏娣,是栾菊杰的教练;像乒乓球还有赵守礼;篮球原来有张锡山,现在有他的学生徐元生,这样就使这个队伍更加规范了。科学手段逐渐加强,营养配餐跟上了,这些都很关键。由于每届运动会成绩好,成绩一好呢,各省市也重视,各省市重视,后顾之忧就能解决,后面的工作安排等等,这样使残疾人运动员集训起来更加轻松。

  里约残奥会,308名中国运动员,在世界舞台上展示风采,成为中国骄傲。而对于中国的8500万残疾人来说,他们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里约残奥会男子田径选手 张振:希望能带动更多的残疾人朋友,走出家门。在我们这个阳光明媚的路上,在人生的路上,跑,继续跑下去。

  带动更多残疾人朋友走出家门,让普通残疾人也能感受到阳光,每到残奥会,借助体育改变残疾人命运的话题总是备受关注。

  里约残奥会女子1500米冠军 郑金:通过接触残疾人体育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我接触到了很多朋友,老师队友,所以我不觉得苦,不觉得累。我想跟同样的残疾朋友说,真的虽然别人觉得,练体育特别苦,特别累,但是这会给我们带来快乐,自信,可以展示我们自己。

  多方面推进改善残疾人生存状态

  除了借助体育改变人生,近年来,中国对于残疾人生存状态的改善也在多方面推进,然而在成果的背后,现实与期待之间仍然存有差距。我国还有相当数量农村贫困残疾人、近200万城镇残疾人生活还十分困难,城乡残疾人家庭人均收入与社会平均水平差距还比较大。康复、教育、托养、无障碍等基本公共服务还不能满足残疾人的迫切需求。

  为了帮助残疾人共享小康社会,就在上个月,国务院发布了《“十三五”加快残疾人小康进程规划纲要》。将农村贫困残疾人作为扶贫的重点对象、逐步建立残疾人基本福利制度,提高残疾人社会保障水平等要求,让残疾人更多了一份保障。

  在有生活保障的基础上,想让残疾人走出家门,参与社会,无障碍环境的建设也是必不可少。2010年广州亚运会,广州曾投入100辆无障碍出租车,保障残疾人士出行需求。然而,好景不长,一年后媒体就曝出了广州无障碍出租车遭遇运营尴尬的消息。不少无障碍出租车静静地停放停车场里,鲜有工作。据司机普遍反映无障碍出租车的排量是2.4,而普通的士排量才1.8,前者比后者的耗油量要大30%,

  广交集团出租车司机:消耗很大的那些维修费各方面贵很多的,老爷车兜街是没有人坐的,可能市民想着这是残疾人专用车,所以就不会坐。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杨佳,29岁的时候,她失明,但是似乎并没有影响她前行的脚步,曾任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的副主席。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 杨佳:我觉得无障碍方面,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好,比如前面说到,有无障碍的出租车,我觉得咱们还可以把面扩大一些,应该在公交车上面,轮椅应该能够上公交车,有低底盘的公交车,这样才是我们的方向,不应该仅仅是依靠爱心出租车。运动实际上是对残疾人非常重要,是大康复的一部分,我们应该继续弘扬。咱们国家5月份有全国助残日,我们应该是做到一年365天,天天都是助残日,这样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