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是古人吃剩下的 云南发现中国最大贝丘遗址

2016-10-260阅读0

  原标题:云南发现中国最深贝丘遗址 滇中青铜时代上限提前数百年

  图为其中一个探方 刘冉阳 摄

  中新网玉溪10月25日电 (记者 马骞)站在云南省玉溪市通海县兴义村兴义小学食堂所在的小山上,水天一色的杞麓湖一览无余。而脚下的土壤里夹杂了大量的螺蛳壳。村里老房子的夯土墙上也密密麻麻的全是螺蛳壳,堪称螺蛳墙。对这些螺蛳壳司空见惯的村里人,一直认为这些高地很久以前曾是湖水淹没的地方。而现在,小学旁刚结束的一次考古发掘显然改变了他们的看法。记者25日前往通海探访目前中国发现的最大贝丘遗址,经过沿途公路边的大片农田,拾级而上,来到探方前。

  图为挖掘出来的螺蛳壳 刘冉阳 摄

  “去年6月,学校扩建时挖掘到了8米5发现了一个陶罐;在9米的位置,又发现了高度钙化的人骨骸。”兴义小学校长李宏说,随即便报告了文物管理部门。同年9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玉溪市文物管理所、通海县文物管理所联合对兴义遗址开展考古发掘工作。

  “这些螺蛳壳并非自然湖泊沉积,而是古人采集回来食用后废弃的。螺蛳壳顶部都被掰掉,正是被食用后留下的痕迹。”朱忠华表示,这些大量螺蛳居然是世界濒危物种、堪称稀有的光肋螺蛳,为云南高原湖泊特有品种,曾分布于杞麓湖、星云湖、异龙湖、大屯海等湖泊,因环境污染早已不见活体。

  站在9米多深的探方旁,可以看到坑壁剖面上一层层螺蛳壳堆积被用白线区分开来,上面还悬挂着写着数字编号的塑料牌。“这就是一本历史书,每个地层都是一页。”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部主任朱忠华说。历经一年多的工作,考古工作者从这本书中区分出了海东类遗存、兴义二期遗存、滇文化三个章节。然而,海东类遗存的源头在哪里?兴义二期遗存又为哪个民族所创造……这本跨越两千年的历史书,显然还有很多谜团等待破解。

  图为工作人员对出土的陶器碎片进行修复 刘冉阳 摄

  滇文化是云南一支古老而成熟的青铜文化,学术界普遍认为其年代约为战国至西汉时期,最早不过春秋时期。滇文化之前的历史是一片空白。而在通海兴义遗址,考古工作者有了新的发现。一粒出自兴义二期房址的炭化橡子,经碳十四测年为距今3450—3400年。考古工作者据此推测兴义二期遗存大约对应中原的商、西周时期。

  “兴义二期发现有房子、道路、灰坑,还原了大约3000多年前,这里人们的生活场景;上层滇文化遗迹相对少一点。”朱忠华表示,本次考古中的一个重大发现来源于兴义二期。在这个期间所发现的盘口釜、盘口罐等陶器极具地方特色,与后期的滇文化有一定联系,并且从未在云南其他地方发现。这一地层,考古工作者发现了相当数量的铜矿石、炼渣。这意味着早在3400年前的商代,杞麓湖畔就已经开始开采铜矿生产青铜器,远远早于此前认为的古滇文化时期。

  在探方底层,考古工作者还发现了多座成人屈肢葬,人们都以下肢弯曲的姿势埋葬。一件罕见的尖底瓶就出自屈肢葬的墓。不同族属的人群通常会选用不同的葬俗,而这些屈肢葬到底代表了什么族群?这是考古工作者正寻找的答案。“我们正计划对这些人骨做一些古DNA检测,看能否找到相近的族群。”朱忠华说。

  “在这些遗迹里,发现了将近10座海东类遗存成人屈肢葬;兴义二期发现有房子、道路、灰坑,还原了大约3000多年前,这里人们的生活场景;上层滇文化遗迹相对少一点。”朱忠华表示,本次考古中的一个重大发现来源于兴义二期。在这个期间所发现的盘口釜、盘口罐等陶器极具地方特色,与后期的滇文化有一定联系,并且从未在云南其他地方发现。这一地层,考古工作者发现了相当数量的铜矿石、炼渣。这意味着早在3400年前的商代,杞麓湖畔就已经开始开采铜矿生产青铜器,远远早于此前认为的古滇文化时期。

  玉溪市文管所所长杨杰表示,此次的新发现构建了杞麓湖周边4000至2000年的历史,并且将滇中地区青铜时代的上限提前了数百年。

  此外,考古工作者在兴义遗址发现了5枚海贝。经鉴定属宝螺科货贝属,产于热带、亚热带暖海区域,分布于热带印度洋、太平洋,海南及台湾北部、东部。“我们倾向于从印度洋而来。”杨杰说,海贝的出现意味着4000年前这里就已经开始贸易往来,“展现了4000年前的杞麓湖区域与外界的沟通联系,这很可能就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

  目前,考古发掘基本结束,工作已经开始转入整理、拼对和编号,但仍有许多谜题待解。考古工作者已对骨骼进行采样,期望通过DNA破解一些谜题。

  来源:中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