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个电话8个没通,政府官员手机热线成"冷线"

2016-11-230阅读0

  原标题:公布官员手机号,热线为何成“冷线”?

  新华网厦门11月22日电 题:公布官员手机号,热线为何成“冷线”?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颜之宏 熊琦 薛晨

  近日,四川眉山市《眉山日报》用大篇幅公布了该市两区四县的四套领导班子共152名官员的姓名、职务和手机号码。

  对于“公布官员手机号”,网友的评价褒贬不一:“此举是政府信息公开的一大进步”“不像以前对领导干部有种触不可及的陌生感”“这样公布个人号码是不是作秀?”“领导那么忙会认真接听老百姓的求助电话吗?”……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公布手机号:各地早有先例

  事实上,公布官员手机号在四川眉山早已不新鲜。记者调查了解后发现,这已是眉山市近十年来第四次在媒体上公布官员手机号。其目的是为了让领导干部与群众“交心”,拉近距离。

  自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正式实施后,眉山市更是将包括市委书记、市长在内的91名官员手机号码公开发布,并明确要求市公安局长等6名官员必须保持手机24小时畅通,其他领导干部在晚上23点前不得关机。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利用媒体平台公布官员手机号码的不止四川眉山,长沙、承德、南京、昆明、西安等地,都先后公布过各级官员的相关信息。这一举措在各地落实过程中都曾引发过热议,甚至还带来了不小的争议。

  2008年,《昆明日报》用4个版面公布了从市委书记、市长市直各部门党政官员的电话,并且在2009年和2011年,因领导班子换届、调任等原因两次更新官员电话号码。每次报纸刊登官员电话,都会无一例外地被市民抢购一空。

  河北承德市在2009年公布过14组官员电话号码,包括市委常委、副市长等领导干部。多数领导亲自接听市民打去的电话,遇到反映问题的市民,也会让工作人员及时记录并研究处理。获得了不少市民的好评。

  湖南长沙市曾用7个整版公布了全市100多个单位1108名领导干部的姓名、职务、办公地点、办公电话和手机号码等。此举本意是希望能减少沟通成本,拓宽群众表达意见、提出问题的渠道。但不少公布的电话常无人接听或无法拨叫。这让“公布官员手机号码”的效果适得其反。

  记者追访:热线“降温”成“冷线”

  2013年,西安市临潼区公布了包括区政府“一把手”在内的全区89名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姓名、职务和手机号码,2014年,南京市鼓楼区公布了四百多名机关和街道负责人的电话。记者选择一些主要领导,及与民生关系密切的部门负责人的号码,进行了电话追访。

  21日下午至22日上午,记者拨打了西安市临潼区共十一名官员的手机,包括部分区主要领导和信访、教育、民政等部门负责人。十一名官员中,三人手机始终无人接听,两人直接挂断电话,两人转入来电提醒,民政局和监察局负责人的电话则分别是“已暂停服务”和“不在服务区”,一位区主要领导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一个小时候后回复短信“请发信息”,记者表明身份后再无回应。

  临潼区副区长邹林在接到记者电话后,先是表示“我在开车,这时候有点忙。”一个小时后给记者回了电话。邹林认为,公布手机号码后效果还不错,“今早西安大雪,道路滑得不行,开车不方便接电话,停车了就赶快回过来了。”

  邹林说:“老百姓反映问题很多,基本都是个人诉求;有些是业务部门负责,我们会将情况发给相关部门,由他们跟进解决,我们也会督办,总之会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记者也拨打了南京市鼓楼区十名部门主要负责人的手机,结果除两人的手机一拨就通外,信访、教育、民政、市场监察等六个部门负责人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其余一位在接通两声后显示“正在通话”的提示音,有一位则直接启用了“通讯助理”服务。

  “昨天还接了两个电话,我这边主要是举报电话,这三年里不算太多,民生部门可能接到的电话多一些”,接通电话的鼓楼区纪委副书记邵伟向记者表示,前段时间经过人事调整后,11月20日鼓楼区还专门将领导名单重新公布在其官方网站上。

  鼓楼区卫计局局长王宗源则告诉记者:“刚刚公布的时候老百姓打的多,现在相对少了。”他认为,老百姓反映诉求有各种各样的渠道,也有别的法定渠道,官员电话号码更多的是对正常渠道的一种补充。

  专家:联系群众需主动

  “公布官员的手机号应该视作公务员工作流程的一部分。”在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表示,官员的手机号也是一种办公电话,而办公号码就不应该作为个人隐私保护起来。尤其是一些政府部门专门为公务人员配备了公务手机,就更应该将这些国家资源用在紧密联系群众的工作上。

  “公不公布官员的手机号和能不能办好事情没有关系。”浙江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冯钢这样告诉记者,“如果能把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的问题实实在在解决好,不公布手机号也没关系。”冯钢认为,真正的人民公仆不需要老百姓追着来反映问题,而是能够主动联系群众,去发现一些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

  讨论“公布官员手机号”时,专家学者提到了“立法规范”。著名社会学专家周孝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是否公布官员手机号,需要有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规范,哪些人应该公布,应该公布到什么程度,都应该有相应的文件进行明确,各级人大应该根据本地的实际情况制订适合自身的政务公开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