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迷恋中国的塞尔维亚“胖教授”

2016-06-180阅读0

  央视网讯在塞尔维亚工作生活近二十年,结交朋友无数,可最磁的还属“胖教授”。

  “胖教授”名叫米利切维奇。他本是图书管理员,无长期在学校的授课经历,但因实在喜欢舞文弄墨,又自恃有文化有文采,又常常自称教授,于是大家也都乐于尊称他为教授。

  “胖教授”年轻时是帅哥一枚!我清楚记得三十年前刚认识他时,是一个有着高大健壮迷人身材的塞尔维亚英俊小伙儿,一米九的大个儿,卷曲的棕色后背头,又长又高的鼻子,深陷的眼窝,如果他不是西装革履,手上总是提着一黑色铮亮的公文包,你还真就以为这就是前南斯拉夫电影《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里的主人公瓦尔特呢。

  

  图中左边人物就是“胖教授”米利切维奇

  后来,前南斯拉夫联邦解体,前南内战,“胖教授”的境遇每况愈下,生活质量更是过山车般直线下滑。但我从未见他有对自己的处境和前程悲观失望。他的衣着依旧那么讲究,笑声依旧那么爽朗。两杯烈性酒下肚,他旧样眉飞色舞地神侃自己不凡革命家史,特别是他舅舅在二战期间作为游击队旅长跟随铁托打苏捷斯卡战役英勇事迹,铁托如何接见他的英雄母亲……

  胖教授是个典型的中国控。他对中国的一切都感兴趣。他花了若干年写了一本厚厚的全面介绍中国的书,名为《伟大中国》,不幸的是由于种种原因迄今未得以付梓。

  他还自费出了一本《月球上跳舞》的诗集,其中有两章专门歌颂伟大中国和亲密的中国朋友。翘首东方,有这样的一个国度——她的山川河流如少女般婀娜秀美,它的历史堪比巴比伦厚重悠久,她的人民勤劳、自由、富有、安康……

  他酷爱中国的一切,欣赏中国的一切。走近他的居室,中国香风扑面而来。门外的走廊,室内客厅和卧室,到处悬挂中国风光风情的图片,中国山水画。他知我儿时临过芥子园画传,请我把里面的花鸟早虫鱼描画在他家的楼梯窗棂上,他甚至在自己的卧室悬挂中塞两国国旗。

  他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有历史最有发展前景的国家。中国人民是塞尔维亚人民最好的朋友。他常常抱怨老天不公,没有把我们两国安排做邻居。

  我回国那天,胖教授去机场送我。他拥着我,任老泪纵流。他说,这是他一生中第二次流泪。第一次是1999年中国大使馆馆舍遭北约轰炸,中国朋友有人遇难,有人受伤,他难过得流了整整一夜的泪。他说我是他认识的第一个中国朋友,也是相交持续时间最久的中国朋友。兄弟情谊深厚,难舍难分啊。我感动至深,回国三年了,分别时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我盼望他多病的身体能尽快好起来,好让我能把他接来北京,陪他看一看他时常叨念而从未去过的长城和天安门广场,在前门那儿请他吃一顿烤鸭,再带他听一场地道的京剧。不过,我还得好好复习复习塞语,当好称职的翻译。

  (文/李君 中国前驻塞尔维亚外交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