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字符现身海昏侯椁底 其夫人墓有望考古发掘

2016-11-010阅读0

  原标题:海昏侯椁底惊现字迹和符号 出土的竹书《五色食胜》或为棋谱,海昏侯刘贺夫人墓有望考古发掘

  “惊世大发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自10月11日开幕以来,受到许多市民的欢迎,海昏侯再度成为网络焦点。日前,海昏侯刘贺墓考古现场传来了最新消息,记者现场了解到,海昏侯刘贺墓已进入“椁室拆解”的最后阶段,考古人员在椁底板发现了很多字迹和符号。

  ◆现场

  椁底板惊现字迹和符号

  今年9月,海昏侯墓主椁室开始拆解,目前已经进行到了第三层椁墓的提取和拆解,第三层底下还有枕木和木炭。枕木为第四次提取,待枕木提取完后,考古人员将发掘椁墓,专家推测下面也许还留有某些遗迹、祭祀方面的遗存等。

  在现场,记者看到主椁室的东北角和西北角一共提取出5块椁木,其中两块被送往椁木的保护用房,放在现场的三块椁木背后留有字迹。

  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告诉记者,“在我们发掘椁室时就看到椁木上面有字,现在发现椁底板上也有文字,还有一些符号。至于这些字是什么意思,有待研究,估计是标注椁底板的信息,比如放在椁室的哪个方位,有多长,在哪里做的等信息。”在工作人员对椁木上的字进行拓取时,记者看到,工作人员拓取出七个字,经初步辨认为“邓长公木三尺”。其中“邓”字,有可能是一个姓氏,也有可能表示一个方位,在西汉“邓”和“东”字有可能是通转。

  杨军还告诉记者,拆解工作将持续两个月时间,拆解椁室时,他们对每一层、每一块椁木都进行了编号,并由工作人员绘图、记录、拍照、扫描,完成这些工作后,再进行拆解。拆解完成后,考古人员还会用2个月的时间对墓葬底部进行发掘或解剖。杨军表示,被拆解出来的椁木会进行脱水、防虫、防病害等保护,等到墓葬底部发掘工作结束后,所有经过保护的椁木会按编号一层层复原到原来位置。

  ◆进展

  刘贺夫人墓有望考古发掘

  文保用房内,室内文保修复工作也正在展开,其中,对漆木器的器型、数量进行编号统计,以及对5000余枚竹简进行清洗脱色,也是目前的工作重点。

  在漆木器保护室,记者看到,工作人员正对所有的漆木器的器型以及数量进行核对整理,并按编号统计录入系统,为今后建立文物保护档案提供方便。而工作人员明年还会继续加大对漆器文物的脱水、加固、修复、定型,以及金属文物的修复力度。

  2016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已成功剥离出5000余枚竹简,通过对竹简红外扫描,原本淡化的字迹逐渐清晰地显现出来。目前已释读出《论语》《易经》《礼记》《医书》《五色食胜》《悼亡赋》等多部典籍,考古研究价值巨大,考古人员近期还将对已经剥离并加固的5200多枚竹简进行清洗、脱色,让竹简尽可能显现出当时的原色,短时间的脱色之后,考古研究人员会立即对竹简进行第二轮红外扫描,以便释读到更多的文字。

  在海昏侯刘贺墓考古即将进入尾声时,2号墓即刘贺夫人墓的考古发掘工作也有了进展。目前,我省已将2号墓的发掘工作上报到国家文物局,待批复同意后,考古团队将投身到新的发掘工作中。

  ◆专家

  古籍《五色食胜》或为棋谱

  此前,刘贺墓出土了竹书《五色食胜》。近日,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有关专家,对竹书的相关资料进行了研究,《考古》杂志2016年第7期发表的《南昌市西汉海昏侯墓》发掘简报曾介绍:“《五色食胜》记述的是以五种颜色代表相应食物,类比于‘五行’相生相克的方术类内容。”

  据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专家分析,此简的内容未见于传世文献,应当为失传的古籍。简文中“白”字出现三次,“青”字出现两次,这两种颜色词共出现五次,这也是此竹简最重要的信息。专家表示,《五色食胜》中的“青”“白”应是指黑、白二色,并不是指祭祀所用青、白毛色的牛,所以《五色食胜》可能并非“方术类”书籍。

  海昏侯刘贺墓之前出土的文物中有围棋盘,而围棋的棋子就是黑、白二色。据专家考证《五色食胜》中仅见黑(青)、白二色,与棋子颜色相同,可能与棋类游戏有关。“六博”是与“围棋”并行于世的棋类游戏,是汉代十分流行的一种棋局游戏。六博也使用黑、白二色的棋子。

  专家通过将竹简《五色食胜》和《西京杂记》、尹湾汉简《博局占》《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伍》中关于六博行棋位置用字进行对比后发现,《五色食胜》当为六博棋的行棋资料(棋谱)。专家认为,海昏侯刘贺墓竹书《五色食胜》应是首次发现的六博棋行棋资料,这一部竹书或当更名为《六博棋谱》。

  记者 周西月 蒋雅楠 文 王飞波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