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歌大会》“领队主持人”采风笔记

2016-10-040阅读0

  《中国民歌大会》以黄河、边疆、长江、沿海等地域坐标为主线,齐聚34个省、市、自治区的专家学者、传承人、传唱者们,为观众展开一幅融地域特色和竞技展演于一体的中国民歌版图。节目设计了“河水天上来”、“长歌万里行”、“共饮一江水”、“大海故乡情”四个主题共八期节目。

  节目录制期间,综艺频道当家主持人全部亲自带队跋山涉水,深入到全国各地少数民族聚集地寻找原生态的民歌和歌者进行采访交流,带领观众体验各地的民歌景观,同时体现不同地域的山水画卷。节目中,观众不仅能够听到很多脍炙人口的民歌,还能更深入和透彻地了解这些民歌的根源以及包含的背景故事,从而以小观大,发掘出其所在民族和地区的精神与文化传统。如此“接地气”的采风经历让各位主持人无比难忘。以下为“领队主持人”采风笔记——

  朱迅:找到血液里尘封已久的声音

  这次采风,我去到了我的老家江苏,这趟经历让我对民歌有了新的认识。相比起西藏、内蒙古、新疆等西北地区那种热情奔放、激情澎湃的曲风,江南民歌虽然相对婉约,但却彰显出了一种不一样的蓬勃之气。

  在江苏扬州的“民乐之乡”邵伯镇,我找到了当地经典的劳动民歌《拔根芦柴花》以及它的传承人王瑞如。虽然是第一次听,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尘封在我血液里的声音吧!《拔根芦柴花》是一首被广为传唱的秧田歌曲,是在农民们插秧劳作时唱的,曲中透着浓浓的山野气息。为了更深切地感受这首民歌的意境,我也撸起裤管下水插秧啦!别小看插秧,真真地得算是技术活,不能站着,也不能蹲着,只能弓着腰撅着屁股,慢慢往后退着插,不仅如此,我还亲手触摸到了属于人类的财富——有机肥,真真正正感受了一把劳动人民的辛苦!

  张蕾:心底多了一份遥远的牵挂

  这次采风,除了回到老家山西寻觅《桃花红杏花白》,我还去了另外一个以前不太熟悉的地方——广西那坡县的黑衣壮族地区,在那里,我不仅找到了经典民歌《山歌好比春江水》和它的前身《石榴青》,还收获了一份温暖的记忆。

  说起这趟旅途,用“风雨兼程”来形容丝毫不为过。由于目的地比较偏远,节目组只能在南宁下飞机,然后连夜驱车前往那坡县。山路崎岖,加上路途漫长,我们每个人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盯着夜路。到达那坡县后,我们又走山路去到黑衣壮族聚居的地方。山里的天气晴雨不定,大雨来得急,说下就下。然而全队就只有两位女同事带了两把太阳伞,还全都贡献出来给摄像机遮雨了。于是,我们大家就都被大雨给浇了个畅快淋漓!

  在目的地等着接待我们的壮族老乡们见此情景,赶紧现生火盆,给工作组人员取暖。火盆很小,显然无法满足我们这么多人的需求,而且我还穿了牛仔裤,因为料子很厚,不易烤干,就一直湿嗒嗒的黏在身上,冻得我瑟瑟发抖。在火盆旁边围坐着的老乡当中,有一位阿姨不怎么说话,看上去憨憨的,见我一直在打寒颤,就无声无息地回到屋里,拿出一打洗的特别干净的黑衣壮族的衣服交给我,让我换上。在接到衣服的瞬间,我那被寒雨侵蚀过的肌肤似乎霎时有了温度,一股暖流袭上心间。我换上了阿姨的爱心衣服后,感受到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干爽!这次录节目,阿姨还特意托人把那套衣服带给了我,正是这件事,让我觉得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能让我牵挂的人。

  管彤:不就是爬山吗?小菜一碟!

  《康定情歌》应该算是大家耳熟能详的经典民歌了吧!这次去到它的发源地,我从心底觉得自己与这片海拔4000多米的土地神交已久。看着高坡上的“康定情歌”四个大字,再抬头仰望蓝天白云,着实令人心旷神怡。这么美的地方,没有一点难忘的记忆岂不可惜?

  在出发采风前,节目组知道我平时不善运动,体能不强,甚至没有敢告诉我这次还要爬山!当他们把我成功地骗到了山脚下的时候,望着眼前的一切,我真是有苦说不出!团队的小伙伴们也替我捏了一把汗。本来以为这次出来就相当于是一次文化旅游了,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面对眼前的山,即使发憷,也还是要完成这次的任务啊~~

  关于这趟爬山,我特别要说的是:我觉得自己这次的表现真的特别棒!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爬山过程中,我不仅坚持做表率,一直在最前面带队,鼓励大家勇往直前,而且原本3个小时的爬山路程,仅用两个小时就完成了。这突如其来的成就感让我激动了好久……

  马跃:冷热两极够刺激

  这次采风,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两个地方是西藏和三亚。

  这已经是我第六次进藏了,之前从未经历过高原反应,而这次却特别强烈,这也算是留下了一次不一样的进藏记忆吧!在找寻民歌的过程中,我们从拉萨上火车后,还在车厢里遇到了一群当地的高中生,大家一起欢快地唱起了歌,气氛十分热烈。

  说到三亚,我和我的团队去到了万泉河边,经过1个多小时的跋涉找到了民歌起源的村子和一位已经95岁高龄的老奶奶。这位老奶奶曾和红军一起生活、战斗过,和红军一起唱歌、一起改编歌曲。老奶奶还为大家清唱了一曲“啰呢调”,“啰呢调”听上去有些耳生,但却有着不小的来头!经过老奶奶的详细介绍,我们才知道,原来如今大家耳熟能详的《万泉河水清又清》,是先从“啰呢调”改编为《五指山歌》,然后又经过一定程度的改编,才演变为《万泉河水清又清》现在的模样的呢~

  小尼:我说我在内蒙古划船你信吗?

  小尼这次也去了不少地方哦~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数内蒙古的乌拉特中旗,那里是内蒙古民歌《鸿雁》的诞生地,而它的前身是一首叫做《鸿嘎鲁》的歌。关于《鸿嘎鲁》有两个传说,一是说它是一首乌拉特敬酒歌曲,一般是在出征前夜,小伙子唱给父母、情人的歌曲;二是指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主人公鸿嘎鲁和她心爱的小伙子前后牺牲在保卫家国的战场上。

  其实很早之前就想去内蒙古耍耍啦!这次这么好的机会,不光能听歌,还能交朋友,还能旅游,可不能放过!于是在采风过程中,我就妥妥地欣赏了一番乌拉特的美景。如果我说我在内蒙古大草原划船了,你会相信吗?——你看我说的这么真诚,当然是真的咯!我在乌拉特美丽的牧羊海上乘着小船,感受湖中芦苇的荡漾,感受微风划过脸庞,感受都市没有的静谧,惬意极了。真的向广大朋友们推荐乌拉特这个美丽又神奇的地方,一起来感受这片净土吧!

  李思思:大自然才是民歌最好的听众

  带着任务,我去了云南的无量山找寻“彝族打歌”和“海菜腔”的踪迹,还找到了不久前刚在春晚见过面的跳菜舞演员高洪章。

  在采风过程中,看到山水环绕的村落,遇到当地热情淳朴的人们,听到原生态接地气的民歌,我有了很深的感触。以前总觉得民歌都是来自大山,对自己来说有些遥远,通过这次走访,我发现民歌不光是唱给观众听的,更多的是唱给大山,唱给大树,唱给河流,唱给大自然的。大自然给予民歌的回馈才是最有力的回馈!

  真正的民歌是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跨越语言,直达人们的内心的。“民歌大会”只是为不同地区和民族的民歌提供一个展示的舞台,让我们能有机会听到那些来自大自然深处的声音。

  维妮娜:新疆的热浪让我无法抵挡!

  借着《中国民歌大会》这次采风的机会,我正好回了一趟老家新疆。虽然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新疆姑娘,但之前却从来没有去过哈密,这次的采风也是我的“哈密首游”哦~

  在哈密,我看到了很有特点的维吾尔古代建筑,那是我以前在家乡的时候没有见过的。还遇到了一群漂亮的姑娘和帅气的小伙儿。维吾尔族的人们都是出了名的热情好客,我还被好多人邀请去家里吃饭做客、摘葡萄呢!虽然大家素不相识,但却能在一秒之间一起“打起手鼓唱起歌”,这扑面而来的热浪真的令人无法抵挡!

  任鲁豫:民歌是跨越语言的心之所向

  去老家河南找寻几近失传的“九莲灯”可不是我这次下基层采风的唯一目的地哦!令我印象很深刻的还有在甘肃肃南裕固族自治县的民歌之旅。

  在肃南,我找到了裕固民歌的传承人杜守兰老人。老人虽然已入古稀之年,但精神依然矍铄,看到我们的到访,她热情地为大家演唱了裕固族的民歌,可能是因为感情很深,老人唱完后不禁眼含热泪。在场的其他人即使语言不通,却也都十分感动。

  在我看来,这就是民歌的魅力,可以跨越语言的障碍,形成内心的共鸣,让人的心为之一动。这种民歌所包含的文化正是裕固族的根,也是中华民族的根。

  宫岩: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我这次是去到了黑龙江八岔乡的赫哲族,在那里,我结识了当地的原生态歌者孙中馗,除了听他唱民歌外,还随着他一起体验了一把江上打鱼的乐趣。孙中馗从事着赫哲族民族文化的保护、发掘、整理和传承工作。他告诉我,每年他都会找时间回到船上打渔,他觉得只有真正地存在于赫哲族这种的原始生活方式中,才能更好地发掘赫哲族文化根源。

  这次的采风,在探寻民歌的过程中,我还发掘了关于生活的真谛——一个人,只有记住民族的根源,才能找到未来的方向和前进的力量,并支撑我们笃定前行!这是我从孙中馗身上学到的,也是从整个赫哲族人民的身上学到的!讲真,我的这一趟,不虚此行!

  张泽群:民歌的传承永不停歇

  广东音乐是极具鲜明地方色彩和独特风格的乐种,我这次就带队到广东的坦洲镇找寻广东的经典民歌——“咸水歌”!

  咸水歌的曲调时而激昂奔放,时而婉转柔情,歌声中,我们可以感受到劳动者劳作时的幸福。这么美妙的民歌,没有传承人怎么行呢?当地的老乡说,相隔不远的东升镇有一个“民歌小学”,那里的孩子都会唱民歌,民歌就是这样代代相传下去的。

  民歌作为一方水土生命力的来源,老师教给学生,学生又变成老师,一代又一代永不停歇地让广东民歌的旋律就这样传承下去。这种薪火相传的感觉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想,这也正是“咸水歌”能保留至今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