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作业“刁难人”,亲子互动难坏爸妈

2016-10-280阅读0

  原标题:幼儿园作业难坏了爸妈 老师、家长谁之过?

  中新网北京10月28日电(记者 张尼)“各位家长,本周五园里有活动,需要给孩子准备万圣节衣服、帽子、面具、魔法棒……”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正在家里做家务的李萌被家长微信群的消息打断了,她的新任务又来了。

  这已经不是李萌第一次收到老师的通知了,自从女儿上幼儿园,大大小小的任务就没断过。和很多家长一样,女儿入托两年,她觉得自己像“开挂”一样练就了十八般武艺,甚至常常感慨“仿佛重新上了一次学”。

  让家长“头大”的作业

  李萌家住北京海淀区,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大女儿正在上幼儿园中班。原本以为女儿上幼儿园后,自己身上的担子能轻一点,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自从孩子入托后,作为家长的她,“功课”反倒多了起来。

  面点比赛、给动物做房子、服装秀……幼儿园里时不时会有新的任务下来,怎么能别出心裁帮孩子完成“作品”,让她这位拥有博士学历的妈妈也伤透脑筋。

  “有时老师会趁家长接孩子时当面布置任务,有时是微信群里通知。遇到作业布置得急,我又没那么多创意,就得查资料,绞尽脑汁地去想、去做。这些任务爷爷奶奶辈的肯定应付不来,必须要父母亲自上阵!”李萌记得,最夸张的一次,自己为了给孩子做手工熬了整个通宵。

  “儿童节、万圣节、圣诞节、元旦、中秋、端午等等,每逢这些节日幼儿园都会有各种活动,少不了给家长布置任务。”李萌告诉中新网记者,虽然跟女儿一起动手做手工很有乐趣,但她有时候确实快忙不过来了。

  在北京一家设计公司工作的冯女士也有这样的遭遇,儿子的幼儿园经常会“突发奇想”布置一些作业,这让她“头大”。

  有一次,老师要求用废旧易拉罐做手工,因为家里没有那么多易拉罐,她只好买了两箱可乐到单位,让同事帮忙喝完,再把空易拉罐带回家给孩子用。

  “同事知道我这事后都觉得挺搞笑的。”回想起这些经历,冯女士自己也有些哭笑不得。她说,再过阵子孩子要上大班了,据她了解,大班还有视频剪辑作业,到时她还得去学“新技能”。

  躲不过的“洋节日”

  一方面,家长要为完成孩子的“作业”绞尽脑汁,另一方面,幼儿园的一些活动也让不少家长“摸不到头脑”。

  家住北京丰台区的林女士有个上幼儿园大班的女儿,她坦言,对于老师布置的作业,她有时候也有点反感。但更让她不太理解的是,万圣节、圣诞节这样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西方节日,幼儿园也很是重视。

  “也不知道为什么幼儿园对这种西方节日这么重视,尤其是万圣节,孩子们真正能了解多少啊?”

  林女士回忆说,女儿的幼儿园每逢万圣节,就提前挂上一些鬼怪的装饰,记得女儿第一年上幼儿园的时候,有同班的小朋友被这些装饰吓坏了。

  “孩子到底能从这样的活动中学到多少东西,我也说不好,但因为别的小朋友都准备道具,自己的孩子没有,心里会不舒服,总不能让孩子难过吧。”

  林女士说,虽然不情愿,但自己每次还要帮着孩子准备各种服装以及制作手工,眼花缭乱的活动,让本就忙碌的她着实有点吃不消。

  幼儿园活动带火商家生意

  记者了解到,幼儿园各项园内活动和作业虽然让家长“头疼”,但却带火了不少商家的生意。

  例如,每逢万圣节临近,不少商家就会迎来节日用品销售的小高峰。一位批发市场的老板对记者表示,临近万圣节,像南瓜灯、面具这些商品的销量都不错,其中不少是家长买给孩子的。

  记者近日登陆某电商网站搜索“万圣节”三个字,也能发现有大量商家出售节日服装、道具等等,不少都是瞄准儿童群体的,售价在几十到几百元不等。但在不少家长看来,这方面的花销还是有点多余。

  “每年过节都得给孩子重新买一身,穿一次基本都不会再用,虽然钱不多,但也有点浪费。”冯女士说。

  除了这些应景的小道具,在网上还有大量商家出售DIY手工材料、手工半成品等商品,甚至还有商家在网上售卖手工作业成品的,也受到了不少家长的追捧。

  “平均算下来,每年花费在手工材料的钱大概有几百元。”李萌告诉记者,虽然花钱不太多,但是却要牵扯家长不少时间和精力。而据她了解,有些犯懒的家长为完成作业,干脆去网上淘成品,完全变成了走形式。

  老师越来越“刁难人”了?

  五花八门的节日活动、古怪的作业题目……在不少家长看来,幼儿园的老师们越来越喜欢“刁难人”了,那么老师对这样的事情又是怎么看的呢?

  记者采访多名一线幼教教师了解到,通常幼儿园教学有自己的计划和教案,也会安排家园合作的小任务。老师会根据孩子年龄特点来布置,这其中有些任务的确需要家长配合孩子一起完成。

  “老师的初衷是让孩子参与和体验整个活动,不是要求孩子一定做到什么。”丰台区某幼儿园的老师高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但高高认为,有时家长会把事情看得很重,生怕孩子完成不好,希望能把最好的作品拿到班里,让自家孩子出彩。对于来自家长的这种焦虑和攀比心理,老师有时也有点无奈。

  担任多年一线幼教老师,现经营一家家庭教育机构的韦文文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幼儿园给家长布置“作业”并非为难或挑战家长,只是希望能够给予家长和孩子真正在一起互动的时间。

  “我们可以反思一下,有多少家长能够真正放下手机、放下工作、放下家务,和孩子在一起,哪怕是保证每天15分钟的有效陪伴呢?”

  韦文文认为,幼儿园的任务完成得好与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家长和孩子一起制作的过程。当然,老师在设置这些任务时,也应该考虑到任务的可操作性,以及其对于亲子互动的促进作用。

  而对于幼儿园里组织过万圣节这样的活动,不少老师也都表示,因为很多幼儿园有双语教学,会聘请外教,过节一方面是对外籍老师的尊重,另一方面也是让孩子接受多元文化的一种方式。

  不过在多数老师看来,庆祝这些西方节日应当“点到为止”,不宜太过隆重,也没必要格外突出,不然反倒让孩子丢失了对传统文化的重视。(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