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子中心猫腻多,还能踏实坐月子吗?

2016-11-150阅读0

  原标题:透视火爆成都月子中心,内业人士自揭行业内幕 知名专家团队?多为医生兼职 专业护理人员?多数家政转行

  成都市某月子中心,三位二孩妈妈在月子中心一起吃月子餐。

  11月10日,成都市某月子中心,护理人员带着新生儿在阳光房晒太阳。

  11月11日,本报以《交了4万服务费月子中心突“撤漂”》为题,报道了一起坐月子纠纷:成都市民王女士生了女儿后,花了4万元,住进“吾爱”月子中心坐月子,谁知才住了半个月,就听说老板跑路了,甚至有人把存放在物品库的尿不湿拿走了……由此,不为广大市民所熟悉的“月子中心”引来了广泛关注。

  近日,记者走访了解到,尽管在成都月子中心坐月子,动辄消费数万元,一些高端户型甚至收取18万一个月的费用,但这些月子中心还是普遍火爆。11月13日,多家中心称,12月份的房间已经基本预订完。

  在这看上去很美的高端服务背后,也有业内人士直言,一些“韩式”、“台式”招牌多为噱头。而对于月子会所宣传的名医团队,该业内人士坦言,大部分月子中心都和医院医生进行合作,但不少医生只是兼职。此外,护理人员普遍缺乏相关资质与培训,多数是来自家政公司人员,换身衣服而已。

  华西都市报记者 毛玉婷 摄影 吴小川

  火爆

  因是一种“刚需”

  一位在成都经营月子中心的业内人士称,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到来,月子中心这类母婴服务机构也迎来了“春天”。

  天价服务:坐月子18万

  “豪华房”为110平米套三居室,摆着一台50万的修复设备。

  11月13日,待产的80后李女士打开商家点评网站,输入“月子中心”,近20个商家信息出现。她一一点开,从房间环境、硬件设施、服务团队等方面对比起来。随后,她又拨打了5家月子中心的咨询电话,详细了解起月子餐的品种、搭配、食材来源等情况。

  李女士在一家外企工作,年薪20万左右。她说,因为丈夫工作忙,父母又远在外地,月子中心不失为一个“省事的选择”。

  5年前,成都出现第一批月子中心,当时还是个新鲜事物。而现在,据业内人士估计,成都市区已有三四十家同类机构。

  请月嫂,对普通市民来说已算是“高消费”了,而月子中心不但为产妇请来贴身护理师,按点送去月子餐,还提供起产后塑形、医生查房、育儿早教等系列服务。服务的增多,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记者了解到,成都多数月子中心多从1个月3.5万或者4.5万起价,按三至四种标准逐渐增至十多万元。

  对于不同价位的区别,多家月子中心咨询师坦言,主要是房型、硬件设施和部分服务的区别。一间会客厅、一间卧室、一间厨房、一间卫生间是月子中心的普遍房型,多在50平方米。一家位于科华北路附近的月子中心则推出了18万的“豪华房”。咨询师介绍,该房型为套三居室,面积达110平方米。房间内摆着一台50万的产后修复设备,可以帮助妈妈恢复体型。

  供不应求:12月已订完

  80后二孩妈妈为主要客户,普遍收入稳定,也普遍年龄偏大。

  月子中心动辄数万元的消费,还别嫌贵,没有预订,几乎很难当天找到合适的房间。11月13日,多家月子中心告诉李女士,当日房间已经订完。而两家月子中心则说,12月的房间已经基本订出,“入住较为紧张”。

  一位在成都经营月子中心的业内人士说,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到来,月子中心这类母婴服务机构也迎来了“春天”。在她所经营的月子中心,80后成为主要客户,其中有一半是二孩妈妈。她解释说,二孩妈妈普遍年龄较大,收入也更为稳定,更愿意选择月子中心坐月子。

  在一家国企工作的向女士刚生下双胞胎,在家里坐完月子。她说,当时认为没有必要砸几万元在坐月子上,但月子期间每日6顿的月子餐着实花费了不少时间精力,加之两个宝宝的照顾难度,以后要是再生孩子,“应该会选择月子中心”。

  记者走访发现,成都的月子中心多数设在住宅小区、酒店、农家乐、别墅和写字楼里,通常采取购买或租赁的方式,也有与别墅区、酒店合作开办的。多数月子中心的房间数量可以达到20间,一般都远离中心城区。

  业内人士称,选择开办月子中心或月子会所的位置,主要参考空气质量指标,毗邻新建富人小区。还有,附近要有大型医院。

  火爆

  也因无门槛难监管

  因为开办月子中心没有门槛,造成了市面上良莠不齐的情况。同时,此类机构也缺乏监管。

  玩噱头:

  各种说辞多有夸张成分

  饮食是产妇坐月子的大事,各家月子中心纷纷打出诱人食谱:木瓜炖燕窝、虾仁南瓜、虫草花炖鸡……通常,产妇每天吃6餐,即3次正餐之后各有一次加餐。不少商家宣称,营养师每周会检测妈妈们的各项身体指标,从而调整个人饮食。一家月子中心更是称,若仅在该中心购买月子餐,费用为2.2万元。费用高是因为食用蔬菜为老板自家所种,而且食谱“餐餐不重样”。

  对此,业内人士直言,这些说辞多有夸张成分。一些商家打出“月子麻油”、“特制月子茶”,其实不过是平日所见的普通食品。

  今年5月,林女士在生下女儿后,由服务车直接接到位于三圣乡的一家月子中心,花费了4万多元坐月子。她说,实际上,部分餐食是半成品加工,让人感到“不是很巴适”。而王女士称,在她入住期间,还是常常有重复菜式,“一天6顿,不重样很难做到”。

  记者了解到,市面上的月子中心主要分为三类:韩式、台式及其他。商家自称,韩式在产后身体修复及形体塑造上有着更为专业的服务,而台式主打“母婴分离”。对此,业内人士称,这也是商家的噱头,产妇主要还是看重月子中心的服务。

  在记者咨询中,一家韩式月子会所咨询师称,社长为韩国知名人士,不少明星到其会所入住。当记者询问社长名字时,该咨询师则回答,“不知道”。

  钻空子:

  护理人员多由家政转行

  知名专家团队是月子中心又一宣传重点。一些月子会所还会专门摆出一面“医生墙”,挂出与公司有合作的医生简介和照片。

  业内人士则说,因为分娩后婴儿和产妇体质较弱,月子中心在人员架构上应配备具有医师执照的临床医生。月子期间,一旦母婴健康出现状况,需要他们作判断,以便及时诊治。为此,大部分月子中心都和医院医生进行合作,这些医生多是兼职的。而月子中心的所谓专业护理人员则多是家政公司工作人员转行而来,简单说来就是“换身衣服”,很多人并没有相关资质,也没有经过专业培训。因为开办月子中心没有门槛,造成了市面上良莠不齐的情况。一些月子中心在工商部门领取营业执照后,通过租用临街民宅经营,安全卫生条件并不理想。

  记者查询工商管理局网站发现,成都月中心中或月子会所的注册名多为“某某母婴护理有限责任公司”。

  卫生系统相关负责人称,月子中心不属于医疗机构,因此不在该系统管辖范围内。记者致电成都市长热线咨询,工作人员称,如果顾客在入住过程中产生了消费纠纷可向工商系统或者消委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