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过的单子当日烧,跨国诈骗团伙堪比特工总部

2016-10-270阅读0

  原标题:骗子公司的戏这样上演(政策解读·聚焦反电信诈骗)——跨境运转也终将难逃法网

  柬埔寨首都金边,市郊的一幢五层砖式别墅,门窗都用黑色的厚海绵围着,隔绝了光线和声音,静悄悄似乎没人。今年3月,这幢别墅被一个中国人租了过来,5月份开始住了些人。但当地人很少看到有人从这里出入。

  别墅里,王刚开始一天的工作。这里住着60来人,每天早8点,他们就要坐到自己的工位上,工作桌用隔音板封闭,互不干扰。王刚是一线话务员,昨天因为没完成工作量,他被罚抄三遍剧本。更关键的,这会影响他的收入。

  分角色按剧本演戏,环环相扣

  正默念着台词,电话拨通,南京的号码。“杨某某,我是南京市公安局民警,”王刚熟练地念出这段话,“我们接到上海市公安局的一份来函,他们在处理一个吸毒死亡的案件,身上发现了银行卡,信息是你,你是否认识?”“骗子!”对方按死了电话。再打下一个,对方连话都没听完,直接挂掉。直到有一个人,听到王刚的表述,不断解释,“我肯定不认识这个人,会不会是我的身份证被冒用了?”只要对方一上钩,王刚就算完成了一个工作量。“具体案情我也不太清楚,我给你转到上海市公安局吧。”

  紧接着,电话顺利转向离王刚不远处的二线话务员,“我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民警,你的身份证在这里,我们已经申请了对你的逮捕令,你可以上网查看。”此时,王刚的其他“同事”早已在网络上仿冒了最高检的网址,受害人登录进去就能看到逮捕令,与真的逮捕令几乎无差。到了这个环节,接电话的人感到紧张,二线话务员乘势追击,“你马上到上海来一趟,否则第一时间会进行逮捕。”此时,对方表示实在来不了,“没关系,但我们要对你的资产进行核查。”二线话务员抛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台词。如果受害人这时把银行卡、资金数额和盘托出,二线也“成功”了。“资产核查都是由国家金融中心的人来管理,接下来会有相关部门联系你。”

  顺理成章,三线话务员“登场”,“你不要着急,的确发生过类似事件。我们为此专门设立了安全账户,你将钱转到里面,如果查清和案件没有关系,就会退还给你。”听到要打钱,很多人会恍然大悟,提高警惕。但是,仍会有人按照王刚们设计好的剧本,将资金汇入账户,接下来再回拨电话,就永远打不通了。

  公司化管理,完不成任务会受罚

  在这幢别墅里,王刚是最低层级。60多人严格地分为三层,实行公司化管理。邱尚和陈豪两个台湾人是公司的“大老板”。陈豪是业务主管,负责制定公司规则、招聘人员、进行业务指导。邱尚是幕后“金主”的亲信,负责监督业务主管的工作。所谓金主,就是诈骗话务窝点的实际出资人,也是台湾人,依据所骗钱款数额获取提成。

  两个“大老板”之下是公司的第二层,即管理人员,负责采买物品、后勤、结账等,一般不直接参与作案,也都是台湾人。

  第三层就是一线、二线、三线话务员。这些话务员们以大陆人为主,经常是老乡带老乡,亲朋好友相互介绍加入。每拉一个新人入伙,介绍人有3000元提成。就这样,王刚被带进了这幢别墅。有的人加入前就知道是电信诈骗,而王刚以为是招聘客服打工。他跟着老乡来到柬埔寨,一到这里,手机和护照第一时间被收起来,防止他们回国或者报案。

  王刚开始有点想走,可看打打电话就有高收入,他还是心动了。和他一样,很少有话务员选择离开。对王刚这样的一线话务员来说,底薪5000元,“成功”一笔拿5%的提成。二、三线话务员没有底薪,但可以拿8个点的提成。话务员如果从一线晋升到二线、三线,会有奖励。每次诈骗“成功”,现场一片欢腾,碰上数额大的,还会庆功,女的放一天假,男的可以出去喝酒。

  公司的考核严格:一线话务员每天要成功让两名受害人转到二线,如果没有达到就要受到处罚——将剧本抄写三遍。成员不能随意外出,抽烟、上厕所都要请假并登记,超过时间会被罚款甚至殴打。公司统一对新成员进行上岗培训,统一成员代号,不同组别人员之间不能随意交流。新“入职”的人员,第一项任务就是背剧本。每晚7点,所有人一起开总结会,“成功”的人员介绍经验,对没“成功”的进行点评。开完总结会,他们立即将当天所有打过电话的单子烧掉,不留下任何痕迹。

  用改号软件接入国内线路,金主运作多个银行账户

  “金主”通过非法手段购买大量公民信息,通过“电脑手”(键盘手)分配给话务员。这些“电脑手”在别墅负责网络线路和设备维护,同时,PS照片、制作假网址和通缉令等假证。

  拿到了个人信息,王刚开始不断打电话。虽然人在柬埔寨,但因为租用了国内的线路,电话可以轻松接入国内,通过改号软件,当电话接入国内受害者手机时,屏幕上显示着某地公检法所处号段的号码,呼叫号码已被改变。

  随后,受害者会被要求转钱到指定的银行卡。此时,转账的窝点被称为“水房”,一般设在台湾,提供银行卡的人称为“车商”,取款人员为“车手”。台湾的“水房”有专人负责与大陆团伙联络,通过快递收购大陆银行卡。台湾金主与“水房”“车手”有长期合作关系,金主会定期向话务窝点提供银行账户。当受害者资金入账后,金主指挥台湾的“水房”通过网银将资金层层分解到若干个账户,组织若干“车手”取款。金主拿到赃款后再给话务窝点负责人、“水房”、“车手”等发“工资”。

  千里之外的大陆,自5月份以来,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最终,8月30日,柬埔寨王国警方捣毁了王刚所在的诈骗犯罪窝点,63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受公安部指定,南京市公安局负责本案犯罪嫌疑人的押解和侦办。9月20日,63名犯罪嫌疑人被顺利押解回南京。这是自2015年11月全国部署开展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以来,最高检与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的首批重大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之一。次日,南京市公安机关迅速成立专案组,派出30多名民警赴5个省份进行核查。

  经过南京警方的大量侦查审讯工作,10月24日,符合逮捕条件的61名犯罪嫌疑人被南京检方迅速批捕。等待王刚们的必然是法律的制裁。

  (本文所涉人名均为化名 姚雪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