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孩时代丨超8成孕妇高危 高龄产妇激增

2016-11-180阅读0

  原标题:二孩时代 超8成孕妇都属高危

  今年是我国“全面二孩”的元年。全面二孩叠加生肖猴年,各大医院产科频频出现“爆满”的消息,产科医生更是忙上加忙。

  产科医院到底有多忙?昨天,记者来到北京妇产医院,跟随产科主任医师丁新一同出门诊。半天门诊时间,丁新一共接诊了80位孕产妇。丁新说,这真不是最忙的,“最忙的时候一上午就接诊了100个孕产妇!”

  专家的助手也是孕妇

  星期二清晨,是北京妇产医院围产医学部每周一次“大交班”的日子。昨天早上刚7点,丁新已经从家赶到医院,准备参加“交班会”。丁新今年49岁,在北京妇产医院算是中年医生,有的同事也会亲切地喊她“老丁”。大学毕业后,丁新来到北京妇产医院工作,一晃在产科就工作了20多年。这么多年,经她围产保健后顺利分娩的新生儿到底有多少,丁新也没有统计过。那些顺顺利利生下宝宝的产妇,她基本都记不起来,印象深刻的反倒是那些病情凶险的孕产妇。

  昨天清晨,丁新在围产医学部的大交班会上就说起一名刚刚转走的孕妇。这名孕妇的年龄不大,还不到30岁。她在怀孕初期曾经出现过先兆流产的情况,于是这位孕妇就天天严格卧床。后来,症状消失了,也没有人建议她继续保胎,但孕妇还是不放心,继续严格卧床。长期卧床引发了深静脉血栓,她的左腿因为血栓导致回流不好已经比右腿粗了一大圈。深静脉血栓一旦脱落顺着血液循环进入到肺中出现肺栓塞,后果不堪设象!为此,妇产医院请来了擅长治疗此类疾病的安贞医院医生会诊。会诊后,这名孕妇已经被转诊到安贞医院进行围产保健和相应治疗。

  围产医学部不仅有产科,还有新生儿科。各个病区的主任都介绍完一周的情况后,医生们回到诊室,准备上午的门诊。这天上午,丁新在产科门诊四诊室出诊。她刚到诊室门口,就看到走廊的椅子上已经坐满了孕产妇,她们正等待着丁新的到来。8点刚过,丁新坐在诊室的椅子上,开始接诊第一个孕妇。在丁新对面坐着的是产科住院医师小田大夫。小田今年28岁,在别的领域,或许这个年龄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但在医生这个圈子里,这个年龄意味着她刚刚起步。小田今天给丁新当助手,“帮忙打印化验单,给孕产妇解释一些问题……”梳着齐耳短发、戴着眼镜的小田看起来就像个大学生,她安静地坐着,说话不多,但语言温和而有力。诊室里来来往往的孕产妇并不知道,其实小田也是个准妈妈,她已经怀孕19周了,因为医院人手太紧,所以她依然要坚持着高强度的工作。

  高危孕妇频频出现

  “咚,咚,咚……”伴随着胎心监护仪里传来的胎儿心跳声,一天的门诊开始了。每个准妈妈都怀着喜悦的心情期待新生命,但准妈妈们的状况却千差万别。有生第一个宝宝的,有生二孩的;有年轻的,有高龄的……

  一位43岁的二胎孕妇,专门从老家内蒙古赶过来看丁新的专家门诊。20多年前,这位女士曾经得过一次甲亢,后来治好了。2008年,她生了个健康的宝宝。这次怀孕后,她化验了甲状腺功能,认定自己的指标“不正常”,特别担心会影响孩子。丁新看了她的化验单,觉得没有问题,但孕妇还是不放心。这样纠结的孕产妇在诊室里还真不少。一位产后42天的新妈妈认为缝合伤口的一根线不舒服,丁新认真检查后觉得没有问题,但产妇反复问了10遍,还是觉得不放心,小田接过了这位新妈妈的话茬儿,“来,我给你解释。”

  有纠结的孕产妇,也有太漫不经心的准妈妈。一位孕妇坐在诊桌旁,斑白的头发提示她的年龄不小了:这是一位42岁的二胎孕妇,患有妊娠期高血压症。一个月前,丁新给她开了抗凝药,让她用药来减少高血压对胎盘的影响。但这位孕妇坚持认为自己血压水平还可以,愣是一片药没吃。“我能理解一些孕妇,她们可能不想被‘扣上’得病的帽子,但是也要为自己和胎儿的健康考虑一下啊。”

  全面二孩政策启动后,北京妇产医院的二胎孕妇特别是高危孕妇迅猛增加。这一上午,丁新的门诊中,妊娠期糖尿病妈妈、妊娠期高血压妈妈、前置胎盘妈妈、40周岁以上超高龄妈妈超过了三分之一。80位孕产妇需要进行相应的检查,或听胎心,量腹围、量宫高,或内诊……49岁的丁新这个上午起来又坐下了80次;每位孕妇都需要预约下次门诊时间,很多孕妇需要开具各种化验单、检查单,每位孕妇都要问胎动情况……同样一句话,丁新重复了几十次、上百次……下午临近1点,丁新终于给第80位孕妇完成了检查。最后一名孕妇由衷地说了一句:丁大夫,您可真辛苦。丁新笑了,“今天真的不辛苦。”丁新说的不是客套话:“这还真不是最多的,最多的半天门诊看了100名孕妇。”

  2018年将迎来生育高峰

  北京妇产医院的年分娩量一直高居北京各医院之首。去年是农历羊年,受传统习俗的影响,各个医院的分娩量与马年相比都有所下降,但在今年反弹趋势明显。北京妇产医院院长助理徐铭军说,现在妇产医院每个月都会迎来1200至1500名新生儿,产科压力非常大。为此,医院决定开设南院区,将目前东院区内的三个妇科病区搬走两个,今后东院区只留一个妇科病区,其余的全部改为产科。其实,早在去年底今年初,医院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将示教室改造成产科病房,取消特需病房改成普通产科病房,“通过这样的方式在空间不能增加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增加产科的病床。”医院还缩小了计划生育科的规模,调派6名医生来支援产科……

  “如果孕妇只是数量上的增加,对医生来说难度不大;但危重孕妇比例高,对医生的挑战就很大。”徐铭军说,现在妇产医院建档的孕妇中,高危孕妇的比例高达82%。“全面二孩政策后,高龄产妇必然增加。”徐铭军说,全面二孩政策目标人群中,35岁到49岁女性占到了63.8%;预计2017年到2020年,我国每年高龄产妇预计达330万至350万,大约是往年的1.3至1.4倍。“这些二胎孕妇中,预计有一半头胎都是剖宫产,发生胎盘植入等凶险并发症的概率更高。”

  全面二孩时代的妇产医院,不仅仅是产科忙,配套的相关科室也很忙。徐铭军说,以麻醉科为例,产妇想要做无痛分娩离不开麻醉科医生,剖宫产手术、夜里急诊手术也离不开麻醉科医生。年轻的麻醉医生都要值夜班,他们将一整晚都不能打盹的夜班称之为“瞪眼班”,将产科的麻醉夜班称之为“猝死班”。“太累了!”今年,一些公立医院的产科医生、麻醉科医生实在承受不了这种身累与心累,跳槽到私立医院了,“相对清闲,挣钱还多。”

  汹涌的生育高峰还在继续。徐铭军说,预计全面二孩政策调整后第三年也就是2018年,将会出现生育高峰,产科医生们还要在极度忙碌中坚守。(记者贾晓宏/文 何新英/摄)